甄子丹谈《特殊身份》是非:赵文卓欠一个道歉(图)

更新时间:2021-06-24 10:45:40 作者:佬 阅读:42

昨日《特殊身份》在广州宣传。

电影《特殊身份》今日上映。这部由甄子丹监制、导演、主演的影片从拍摄开始就充满了波折。先是剧组演员赵文卓宣布退出,甄子丹被指为戏霸,随后引发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三个地区娱乐圈人士的相互攻击的口水大战。后来又有内地编剧檀冰指责片方星光灿烂侵权,要求停止《特殊身份》上映发行计划的官司,再其后甄子丹怒告檀冰诽谤,再爆“官非”。对于这些是是非非,甄子丹始终三缄其口,未肯谈及个中详情,直到电影即将上映,昨日广州的宣传活动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甄子丹才终于肯松口详谈各种是非。甄子丹坦言之前不谈是不想被人炒作。他认为赵文卓欠大众和被牵连受到伤害的人一个道歉。而“檀冰事件”则完全是电影界的耻辱。他坦言期待法律还给他一个公道。

本报记者 周昭/文 王维宣/图

赵文卓?

以后再合作的概率低

广州日报:这部电影似乎拍得很不容易。几经波折。由头应该是赵文卓的退出。经过骂战之后你现在还愿意谈起这个人吗?

甄子丹:我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不乐意谈赵文卓。我没有隐瞒过任何事情。我不说只是觉得我不需要去澄清,因为那些都是造谣和抹黑。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了,不想浪费时间打口水仗。因此,由头到尾我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广州日报:所以是你删除了赵文卓的戏份吗?

甄子丹:最初是我提议请这位演员的(指赵文卓),当时电影公司就说不想请他。

广州日报:为什么电影公司不想请他?

甄子丹: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是,他们觉得这个演员很麻烦。是我去哀求电影公司,又找了他之前的经纪人来促成合作的事情。我拍了31年电影了,根据我的经验,拍电影肯定会有各种问题,因为这是靠团队在创作不是个人单打独斗可以完成的。那有了问题就去解决嘛,拍电影哪里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没想到这件事情最终就是解决不了。我之所以努力去解决问题,因为我是监制,我做了这份工作就要解决问题。而且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够以更为得体的方式来解决。但最后是电影公司决定换人,然后就发生了好多事情。而且竟然牵连到了整个电影圈,牵连到了我的家人、朋友、子女。我是很不开心。这是我非常不能接受的后果。特别是还引发了内地、香港和台湾三个地区演员之间的矛盾,可以说牵连了整个演艺圈。我一直没有作出回应,因为大家基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等着由甄子丹的口来再说一遍。但我不想帮某些人炒作,我觉得那还不是时候。现在事情过了一年了,你问我,我可以回答,但因为时间有限,其实都没法说得那么详细,只能大概说一下。我不想再引起话题。

广州日报:你以后还有可能跟赵文卓合作吗?

甄子丹:我觉得再合作的概率比较低。因为他欠大众、欠所有被他牵连到其中的人一个道歉。

广州日报:大家都说你是戏霸,你觉得自己是吗?

甄子丹:网上很多传闻十句有九句都是假的。我很勤力,我一天睡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工作,我拍戏拍到周身都是伤,一工作就几个月都见不了妻子儿女。如果这叫戏霸,那我就是戏霸。

檀冰?这完全是电影圈的耻辱

广州日报:檀冰呢?他在本月6日还更新过博客,说《特殊身份》侵权了他的《终极解码》。

甄子丹: 我觉得他就是电影圈里的不良分子。不可以容许这样的人得逞。做人要厚道,不能为了炒作太无耻编造没有的事情。我已经告了他诽谤,现在等北京的法院排期。

广州日报:告他诽谤的意思是他对你的指责完全是莫须有的吗?

甄子丹:关于檀冰我想说三点。第一:《终极解码》同《特殊身份》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故事。《终极解码》是讲黑客的,《特殊身份》是讲卧底警察的,故事完全是编剧司徒锦源写的。他去年已经过世了。我觉得人不能这么无耻,拿一个过世的对电影圈有贡献的编剧来抽水。第二:这个纠纷其实同我甄子丹没关系。是他与制片方之间的纠纷。我听闻他与电影公司的纠纷法庭都判了他输了。但他成天都拿这个来说事,整体都说甄子丹怎样怎样,这明显是炒作。第三:是我告他不是他告我。我现在等法律给我一个公道的判决。北京海淀区的法庭已经在排期。这件事情其实法律不是给我一个交代而是给电影圈树立一个好好的榜样。因为这个圈子里大部分人都在踏实地努力工作,不应该有这样的人存在。

身价高?我曾经穷到借高利贷拍戏

广州日报:最近网上曝光了一份演员的片酬表,说你的身价是3000万元,这是真的吗?

甄子丹:这个东西不是演员自己开价要多少就是多少的。片酬这种东西是市场划分的。我不管身价是3000万也好300块也好,只要是我参与的戏我都会一样地认真付出。片酬跟我工作的态度没有关系。

广州日报:你的片酬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的?

甄子丹:其实我从入行开始就不断有人说甄子丹你退出吧,你红不了的。但我一直在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我一个月3000块收入的时候,我工作从早到晚,拍整夜戏后从TVB棚里出来洗个澡又接着拍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我的片酬?我从来没有想过酬劳。我从前拍《龙门客栈》的时候,那些阿姐阿哥有得休息,我拿把剑在旁边挨冻。他们挖了个坑用沙把我埋一半在里面,突然说林青霞、张曼玉她们要赶飞机先拍她们,于是我被埋了两个多小时。我从来没有埋怨过。1997年我穷到账户只有100块的时候也没有放弃我的梦想,当时借了高利贷才让我的电影上映,但票房却没有收多少。有一天我接到日本打来的电话,说我入围了最佳新导演奖,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

《特殊身份》上映之际隔空喊话

檀冰:未开庭,不和解

本报讯(记者 曾俊)《特殊身份》今日上映,《终极解码》编剧檀冰此前在微博再度向甄子丹开炮,但昨日接受记者采访表示此时不好再多说,但重申“版权官司未开庭,不会和解”。

檀冰日前在微博上称:“《特殊身份》侵犯我《终极解码》版权的官司尚在海淀法院审理,欠我的数百万元投资拒绝偿还,甄子丹和我之间的诉讼还在进行……”10月7日,他又发微博说:“海淀法官已经申明:《特殊身份》侵犯我《终极解码》知识产权的官司将在近期再次开庭审理,但甄子丹等却要在法院判决之前强行上映,这完全是对法律尊严的亵渎……”10月9日,他再次愤怒地表示:“但将冷眼看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本报记者昨天致电檀冰,他表示想说的之前已经在微博说过了,不愿意在片子上映之际做过多评论,只是透露,他和《特殊身份》出品方星光灿烂影视公司的版权官司还未确定开庭日期,“法院一直没通知何时开庭,今年都不一定行,我也很无奈。”他还表示不会接受和解。

事件回溯

去年4月,《特殊身份》剧组爆出甄子丹与赵文卓不和,赵文卓方面称自己戏份被删改,不甘心沦为被打角色,此后也引发双方粉丝的“激战”,舒淇更是因为力挺甄子丹而被网友再次把“艳照”扒出来,并因此伤心关闭微博多时。

随后,编剧檀冰召开新闻发布会,痛斥甄子丹,表示电影《终极解码》在拍摄过程中,甄子丹“大权独断”,包括角色挑选,职务担任。最后甄子丹更将他踢出局,请来一位香港导演拍摄了《特殊身份》。檀冰状告《特殊身份》片方侵权《终极解码》,并要求相关部门依法暂停《特殊身份》的发行许可。但这依然没能阻止《特殊身份》上映,甄子丹紧接着又反过来状告檀冰名誉侵权,并索赔500万元。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